• 設為首頁 公好大好硬好深好爽,好大好深好爽要高潮了,性欧美18处19处破在线观看

  • | 收藏本站
    電力行業資訊工作者群號:834369874  投稿郵箱:  chinaepi@vip.163.com
    網站首頁 >> 要聞 >> 文章內容

    國家層面強調 多地積極部署電力需求側響應工作

    [日期:2022-04-29]   來源:   作者:   [字體: ]

    “一紙令下要求用戶有序用電,嚴格意義上不能稱之為‘需求側響應’”“需求側響應資源是提升系統靈活性的‘寶藏’”“需求側響應還未被激活,大有發展空間”……不少業內人士近日向記者坦言,降碳目標下,加快推進需求側管理,提升電力系統靈活性和運行效率已是大勢所趨。

    國家發改委、國家能源局近期印發的《“十四五”現代能源體系規劃》提出“大力提升電力負荷彈性”,加強電力需求側響應能力建設,力爭到2025年,電力需求側響應能力達到最大用電負荷的3%—5%。政策出臺后,各地即刻響應——河北出臺方案提出“需求側響應優先”、廣東印發《市場化需求響應實施細則(試行)》、安徽省能源局發布《安徽省電力需求響應實施方案(試行)》……

    電力需求側響應究竟為何如此受寵?如何激活這部分“沉睡的寶藏資源”?

    電力調節作用愈發凸顯

    所謂“電力需求側響應”,即引導用電側調整自身固有用電習慣,減少或推移某時段的負荷以響應電力供應,從而提高電力系統運行效率。目前,我國的電力需求側響應實踐尚處于起步階段。

    記者了解到,我國自2010年頒布《電力需求側管理辦法》開始,相繼出臺了一系列政策鼓勵實施電力需求側管理。2015年,《關于進一步深化電力體制改革的若干意見》明確了需求側響應和其他需求側資源在確保電力供需平衡方面的重要作用。

    如今,“需求側響應”再度頻繁出現在國家層面多份重磅文件中。今年以來,國家發改委、國家能源局相繼印發的《關于完善能源綠色低碳轉型體制機制和政策措施的意見》《2022年能源工作指導意見》等,都對“電力需求側響應”作出專門部署,要求“推動電力需求響應市場建設”“提升需求側響應能力”,充分挖掘需求側潛力,加強可中斷負荷管理,引導電力用戶參與虛擬電廠、移峰填谷、需求響應。

    需求響應何以受此重視?華南理工大學電力經濟與電力市場研究所所長陳皓勇告訴記者,在用電高峰時期,用電量急劇攀升,電力常常供不應求,拉閘限電時有發生,從而限制經濟發展,但峰段持續時間短,單純增加基建投資利用率低、性價比低;用電低谷時段電力供大于求,若用電側無法滿足發電機組的最小穩定技術出力,則將導致發電側“窩電”。“隨著電力市場改革逐步深化,需求側響應作為電力系統的重要互動資源,在競爭市場中的調節作用愈發凸顯。”

    目前,在政府力推之下,各大發電企業紛紛積極開展需求側響應實踐——引導電力用戶參與虛擬電廠、移峰填谷、需求響應;優化完善電網主網架,在關鍵節點布局電網側儲能;鼓勵用戶投資建設以消納新能源為主的智能微電網等。

    解鎖“新玩法”

    “當前,需求側響應資源的開發已從傳統的‘減少需求’擴展到‘靈活調節與消納并舉’的新階段了。但電力需求側響應潛力分析受數據可獲得性、技術可操作性等限制,難以充分挖掘需求側資源潛力價值,可以說這部分資源還處于‘沉睡’狀態,是時候‘解鎖’高端玩法了。”有業內專家向記者坦言。

    在這位專家看來,電力需求側響應可簡單歸納為四個階段,第一階段是指令性“邀約”,第二階段是推動進入市場,第三階段是將其納入區域能源互聯網,第四階段是區域范圍跨空間的源網荷儲聚合,“現在尚處于第一階段和第二階段的‘培育期’。”

    上述專家進一步指出,當電力需求側響應發展到需要跨省調劑需求側資源時,就容易出現輸電阻塞問題。“因為跨省的主要矛盾是通道資源,當通道權利變成一種可調劑的資源時,已經不是供需的問題了,而是成了輸電權的問題,而我國尚未建立該制度。”

    此外,當前階段的需求側響應還面臨一系列標準問題。陳皓勇指出,當前國內各省份需求側響應的建設,并沒有統一的建設規范、統一的終端技術規范和統一的需求響應計算標準,用戶側普遍存在設備普及程度不足的問題,且大多數用戶與售電公司對需求側響應意識淡薄、欠缺專業知識。

    推動資源更大范圍市場化配置

    那么,需求側響應潛力該如何激活?

    上述專家建議,進一步加強需求側資源潛力分析評估,深入研究不同類型用戶的用電特性、節能潛力,以及分布式電源開發利用潛力等。

    “從實際操作層面看,應打破省間壁壘,調動市場主體積極性,推動需求側資源參與電力市場跨省跨區交易。”上述專家同時建議,應鼓勵東部負荷中心的需求側資源參與西部新能源消納,鼓勵電能替代用戶與“三北”、西南地區的富余清潔能源以及高效環保機組開展跨區跨省直接交易。

    在陳皓勇看來,售電側改革可使發電廠、輸配電企業之間的合同更具靈活性和透明性,增加售電公司、負荷集成商等新市場主體的競爭力,同時發電調度和負荷調度改革能極大提高經濟效益,有利于電力市場的擴展。

    “充分利用電力市場,特別是現貨市場,通過現貨市場的電價實時引導用戶用電,同時建立信息和經驗的分享平臺與高級量測體系,使電力需求側項目設計與實施流程不斷完善,可提高項目的系統效益。”陳皓勇說。



    分享到:
    0


    投稿QQ:  點擊這里給我們發消息 657228951 投稿郵箱: chinaepi@vip.163.com




    電力工業網:此資訊系轉載電力工業網在線合作媒體或互聯網其它網站,電力工業網登載此文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文章內容僅供參考。